当前位置:豪泰奇闻网 > 创意沙龙 >

完整版《独家枭宠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《独家枭宠》已上线   请关注,微信公众号【宅情文学】,回复小说名字 ,即可阅读全文哟!  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   “林染,你可以出狱了!”狱警不带感情的声音在监狱阴暗逼仄的走廊里回响,宣判着自由。   林染换下囚服,她穿着五年前进来的那套衣服慢慢地往外走。   她瘦了很多,当年的衣服套在身上松松垮垮,迎风而动,胸口那摊血迹早已干成了黄褐色的一摊。   外面是入伏天的黄昏,夕阳迎面而来,林染在监狱里得了低血糖,被烤得晕眩了一下。   眼前沥青泊油路面蒸着热气,空空荡荡的,一眼望不到头,四周空旷而寂静。   林染站在那里等了很久,莫斯年没出现。   她两腿酸软,终于放弃了执拗,沿着马路一直走,走到了天黑,看见一个矗立在路边的电话亭。   她拿起听筒,不用思考,已经本能地按下了那一串烂熟于心的号码。   毕竟莫斯年这三个字,曾是她生命的全部。   与他有关的一点一滴,都像烙印一样刻在她的生命中。   没人比他对她更好了,却也没人比他对她更狠。   他亲手送她进监狱,五年了,他没来看过她一眼,和她撇得干干净净。   可尽管如此,她还是想去找他,除了他,她一无所有。   单调冰冷的铃响了一遍,又一遍,那头终于传来男人低沉清冽的嗓音。   “哪位?”   她记挂了五年的那个男人,她名义上的丈夫,完全忘记了今天是她出狱的日子。   “莫斯年……”林染艰涩地出声,“我出来了。”   挂了电话,她在满是污垢和蜘蛛网的电话亭里缩成一团,觉得自己真是犯贱。   天空忽然间下起了雨,风夹裹着豆粒大的雨水从关不紧的门缝里钻进来,鞭子一样打在她身上,林染冷得蜷缩成一团。   她恍惚记起四年前,她在监狱里生产的那天,好像也是这么大的雨。   那是她和莫斯年的孩子,委实漂亮,她只见了一眼,连笑都来不及,就昏死了过去。   醒来时,狱警告诉她,孩子因为早产死了。   后来林染不止一次梦见过她的孩子,奶声奶气地叫她妈妈,又突然睁开猩红的眼睛,充满怨气地瞪着她。   林染精神崩溃,一度陷入错乱,自杀过好几回,又被救了回来,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狰狞的疤痕,向死而生。   她在监狱里熬过了那暗无天日的五年,每次撑不住地时候,就会想着莫斯年,那是她的丈夫啊,她还没穿上婚纱给他看……   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听见汽车的声音,转过头,看见一辆黑色的宾利在雨中疾驰而来,气势凌厉,如剑入鞘,最后所有的锋芒,收敛在了她面前。   车上下来一个身量高挑的男人,他撑着一把墨色的雨伞,轮廓干净利落。   除了莫斯年,不会有第二个人有这样的剪影。   温柔又冷漠,多情又无情。   伞檐前倾,挡住了林染头顶的雨幕。   “小七。”   男人低沉的嗓音缓缓度来,这个世上只有他会叫她小七。   八年前,他们初见,他便指着她,随意地问老板:“这个不错,叫什么名字?”   老板没来得及搭话,他瞥见了她腰侧的号码牌“7”,随意地道:“就叫小七吧。好听好记。”   他将她救出那个修罗场,带她回家,细致地替她处理身上的伤口。   他淡淡地说:“女孩子身上留疤总归不好。”   那声音是蛊,带着似有若无的怜惜,蚕食了她的心神,药石无医。   他给了她从未感受过的温柔,甚至答应娶她。   故而,她以为他也是心疼她,喜欢她的。   可为什么后来她一身的伤,偏偏又都是他给的?   ……   林染从记忆里抽身,仰起头,看着眼前的男人。   五年了。   他还是一点都没变,垂下眼角看人时,就像是神坛上高高在上的神,仿佛普渡众生,悲天悯人,却又冷漠疏离。   “莫斯年……”她哑着声喊他的名字。   习惯真是个糟糕的东西,只要见到他,再悲伤,她竟然也觉得欣喜。   莫斯年伸手将她从地上拉起来,她轻得过分,他几乎没费劲。   “走吧,先回家换套干净衣服。”   “回家”两个字,让林染心头泛起一阵酸涩的柔软。   黑色的宾利轿车如同来时一样,划破雨幕,疾驰而去。   林染坐在后座,她知道他的车矜贵,她怕弄湿他的车座,背不敢靠,挺得笔直,只坐着很小的一角。   莫斯年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:“有什么要说的?”   其实她有很多话想说,她想对他说我们的孩子死了,你知道吗?   你还没见过他,他刚出生时就那样漂亮……他哭着来到这世上,还没睁开眼睛好好看一看,就死了,你知道吗?   她还想说,你能帮帮我吗?   三天前,她后妈江毓秀破天荒地来监狱看她,二话不说,直接跪在了她面前给她磕头。   原来两个月前,林天华被人检举贪污受贿。事情闹得很大。在这个关头,林天华却被查出颅内肿瘤。   “要是能补上赃款,事情还有转机。不然你爸爸就只能去坐牢,他现在这个情况去坐牢会死的!林染,我们母女对不起你,但是你爸没有。你跟莫斯年不是结婚了吗?他不缺钱,你去求他,只要他肯帮忙,一定能救你爸的命……”   她需要两千万,在两个星期内凑齐。   莫斯年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。   ……   她有这么多话想说,最后却只捂住心口,苦涩地笑了笑,轻声道:“五年不见,你还好吗?”   “……”莫斯年显然没料到她会反过来关心他的情况,极淡地“嗯”了一声,低声问,“恨我吗?”   林染摇摇头:“不恨,但是怨过。”   她爱莫斯年。   人怎么能即爱一个人,又恨一个人呢?   莫斯年削薄的指尖轻叩着方向盘,有些漫不经心:“现在还怨吗?”   她摇头,又发现他在专注开车,根本没看自己,于是又轻声说了一遍:“不怨了。”   林染头抵着车窗,静默地望着外面无边无际的雨夜,好像五年前的那个血腥的夜晚。   到家了,家里的老佣人李嫂提前就得到吩咐,已经放好了热水让她去泡澡,连干净衣服都给她准备好了。   林染洗完澡换上干净的白色连衣裙下楼。   莫斯年听见动静抬眸,目光落在她胸前,微微一顿。   她身上穿的这件连衣裙领口是U字型,虽不至于暴露,但也袒露锁骨以下,胸口以上的皮肤。那上面布满了深深浅浅的伤口,触目惊心。   未完待续...   关注微信公众号:【宅情文学】回复小说名字,即可阅读全文   爱生活,爱阅读,阅读越精彩!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