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豪泰奇闻网 > 创意沙龙 >

完整版《战天堑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《战天堑》已上线   请关注,微信公众号【宅情文学】,回复小说名字,即可阅读全文哟!  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    大道五十,天衍四十九之数……   大道者,至强也。然,时局动荡,天下变化,人类忘记了曾经的一切,失去了核心。天宫更是强行的进行了一次葬神时代,剿灭了人间界的真神,引来地狱反扑,自此两败俱伤,人间界惨淡,妖魔鬼怪欺凌人族,人族积弱,而就在这末世的年代……   道罗大陆,一处以实力为尊的强者世界。强,登临巅峰,掌握世间生杀大权。弱,沦为砧板鱼肉,生死不由己。   洛风镇,帝龙王朝偏远地区的一处小镇。   “啪!”   一座破败的小院内,一根皮鞭狠狠的落下抽在了一个年龄只在十岁左右的孩童身上,打的衣衫裂开,有血花飞出。   孩童浑身脏兮兮,衣衫很普通,已经被洗的发白。小脸上更是满是污垢,此刻却老老实实的低着头,尽管被打的厉害,却也不发出一声痛呼声,甚至被一鞭打的一个趔趄,却又连忙站直身躯。   “啪啪!”   挥鞭的是一个女子,年龄也不过二十岁上下,相貌颇为清秀,算不上绝美,却也很是俏丽,此刻贝齿紧咬红唇用力抽打。   足足打了近五十鞭的时候,女子这才停了下来。   “小志,你知错了吗?”女子语气略显颤抖,神情却很是凶狠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。   “姐姐,对不起,小志知错了。”孩童老实的低着头,不敢抬头看女子。   “你错在哪里了?”女子又问。   “小志不该去和猴儿他们玩耍。”孩童依旧不敢抬头,低声道。   “啪!”皮鞭再度落下,打的孩童一个趔趄。   “还有呢!”女子声色俱厉。   “我没有好好修炼。”孩童浑身一颤,连忙道。背部露出的皮肤青一块紫一块,很多地方都已经开始渗出鲜血。   “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?”女子深吸一口气,眼神深邃,藏有太多的秘密。   “……小志不知……”孩童含糊的回了一句。   “因为你和别的孩子不一样,他们可以戏耍,他们可以一直玩,他们可以不学无术,可以一直平庸,浑浑噩噩的度过一生。可是你,你不行!”   女子说到最后,声音不断提高,厉声道:“你与别的孩子不一样,你有太多的事情要做。你这一辈子不会有朋友,你也不会有爱情。你活下来唯一的价值就是复仇,就是复仇。你懂吗?!”   “……小志……知道了。”   孩童呆了一呆,心底却有太多疑问。   复仇?复什么仇?   我也就是个小孩,为什么我就不能去玩?为什么我就与他们不一样?   玩耍的时候,我也和猴儿、狗儿他们一样的开心啊。   孩童很想问出这些话,可他知道,一旦他问出来,他的姐姐肯定又会继续打他。   “现在,还不去修炼!”   女子厉声喝道,手中皮鞭抖动了一下,吓的孩童一个激灵,连身上的伤势都不处理,就连忙跑到一旁,认认真真的盘坐在一块石磨上。   随着孩童的坐下,他背后的空间竟然出现了一阵波纹状,其中有模糊的奇异纹理出现,看起来非常的怪异。   见状,女子神情这才缓和了一些。   说起来,小志与他的姐姐并非是洛风镇的人。他们是六年前流落到在这里的,女子并不是他的亲姐姐,自小志记事以来,两人便生活在一起,并姐弟相称。   女子叫柳怡,小志全名叫高志。小志曾经问过他的父母,而女子也只告诉他父母在很远的地方,等他长大后就可以见到了。或许是问多了,高志便不再询问了,这个事情也就慢慢的忘记。   如今天的这种情况,柳怡偶然会说出‘复仇’这种话,可却也并没有解释过。由于忌惮柳怡的皮鞭,小志也不敢多问。   入夜,小志呼呼大睡,睡的很沉。   房间内灯光悄然亮起,柳怡不带起一丝声响的出现在了小志的床侧,轻轻解开小志的衣服,拿出一个瓷瓶倒出一些散发出清香的药膏轻轻的涂抹在小志的身上。   身体传来的一阵阵舒适的凉意顿时让高志呻吟出声,翻了个身又继续大睡。   “对不起,小志,不是姐姐心狠。不管你以后能不能够复仇,我都希望你有自保之力,好好的活下去。”   柳怡轻抿红唇,眸光闪烁,有晶莹的泪水滑下。   “咳!”   柳怡忽地娇躯剧烈的颤抖起来,惟恐惊醒睡眠中的高志,连忙用玉手紧紧的捂住小口。一个闪身离开了卧室,动作轻盈飞快,比那灵巧的鸟儿都不逞多让。   卧室外,稍显昏暗的灯光下,柳怡洁白如玉的手心中,一摊黑血怵目惊心。   “时间不多了吗?”   柳怡喃喃自语,神色越发的黯然。侧头看了一眼高志熟睡的卧室,眼神很是柔和,更多的却是担忧。   “再去求他一次吧,如果他肯出手,就算小志报不了仇,也起码可以安稳的度过此生。”   柳怡轻语,眸光随即变的冷厉。   “嗖!”   柳怡整个人化为一缕轻烟出现在了庭院内,很快便消失在了夜幕中。   这是一处普普通通的宅院,可柳怡却知道,这里边到底住了一个什么样的人。院外,柳怡停顿了一下,当下直接走了进去。   “你,又来了。”   一道不耐烦的声音不等柳怡进入便响了起来。   “前辈,我再次恳求你看在老爷、夫人昔日的情分上,能够教导他们唯一的子嗣。”   柳怡站在门外,恭恭敬敬的道。   “哼,你到底要老夫说多少次你才明白?我若教了那小子,到时候他真正明白一切之后,岂不是会为老夫引祸?这种吃苦不讨好的事情,就算是白痴也不会做。”   房间内的声音越发的不耐烦,忽地冷厉起来。   “老爷夫人当年也算救了你一命,虽然说以前辈你的实力很少有人能够伤到你。可那个时候,你的确落难过。”   柳怡不卑不亢,挺直娇躯。   闻言,房间内一阵沉默,良久传出一阵冷笑一声,“那是他们多管闲事,老夫可没有让他们救。”   “你真的如此不念旧情?”   柳怡双眼微眯,语气也冷了下来。   “管好你自己吧,以你现在的情况,最多也就活个一年半载。”房内的人依旧不为所动,同时指出柳怡自己的状态。   “呵呵,真是好笑,你这样的人竟然会受到大陆人们的敬仰。天云道尊?我看都不过是浪得虚名罢了。”   柳怡冷笑一声,此话一出,算是撕破脸了。   “小丫头,你这是在找死吗?”   一名干瘦的老者径直出现在了柳怡面前不足一丈出,老者形象一般,看起来就如一个农家老者一样,只是一双眼睛深邃如渊,眸光如电。   “你只是区区一个霸道境界的修士,也敢如此和老夫这样说话?换做当年我早就一掌将你打成灰烬。”   天云道尊语气森然,盛气凌人的冷视柳怡。   “你若想杀我,大可动手就是,何必惺惺作态?”   柳怡冷笑一声,